男果断出手“一针见血”

聚星作者 2020-02-05 111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今天是北京医疗队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奋战的第5天,医疗队接诊的确诊及疑似患者已超过50人。此次出征,北京医疗队共有136人,在名单上,男护师或多达16人,这样的比例并不多见。聚星jx几天来,很多医护人员用日志或视频的形式记录下了隔离病房里的点点滴滴,梳理这些日志,记者发现,在医护人员领队的笔下,男的表现可圈可点。

  昨天,聚星jx在北京医疗队驻地的会议室里,正开着一场工作讨论会,从门口向屋内望去,围坐会议桌旁的无一例外都是大小伙子,若不经领队介绍,很难想象这竟是一个团队,他们来自北京市多家三甲医院,男护师、共计16人。在讨论会上,可以感受到男们都希望发挥男性的优势,帮战友分担更多的压力。

  这几天至少有4位重症患者被送到了病区,刚送来时,别说走路了,就连意识都不太清晰,面对抬担架的工作,男们一马当先。

  “这不只是力气大小的问题,更关乎职业暴露这样的关键问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关宏奎在接诊一位重症患者时发现,女抬担架床非常吃力,她们弯着身子会使面部离床上的患者更近,这无异于增加了感染风险。如果双手的力气还不够,甚至需要用腹部顶住担架床,这样防护服便有破裂的危险。

  从发现这一问题开始,值班的男几乎接下了所有的力气活。“应该说,这是优势的互补。聚星jx”关宏奎告诉记者,在北京众多三甲医院当中,男这个群体已经不稀奇了,他们自己更不会刻意区分男女,一些开导抚慰的工作,适合女同志来做,而一些需要力量和胆量的工作,由男同志来做,双方各有分工。

  此次驰援武汉,北京天坛医院出征的男是最多的,共有6人。领队顾怡明医生的一篇日志,记录下了小伙子们首个夜班的点点滴滴。

  “艰苦的24小时,从昨天到今天凌晨,北京天坛医院9名医生完成了所有班次的工作。白班收治15个病人,小夜班收治4个病人,24小时不眠不休。”

  当天值白班的王博、侯玉华,作为第一个班次,是最辛苦的,因为白天是收治病人的高峰。他们理顺了流程,收治患者最多,穿隔离衣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在脱下防护服的那一刻差点儿就虚脱了。

  而值小夜班的两位男张亚铮和王皓,在防护服下都穿了纸尿裤。喝水和上厕所这两大生理需求成为了奢侈品,每班下来都得急忙去厕所或紧急补充矿泉水。当天深夜,他们收治了一名危重症患者,小伙子们给予紧急处置,聚星jx聚星jx保证了患者生命体征平稳。

  接诊工作中,男实际上承担着更多压力,因为男士体型较壮,防护服对他们来说就像紧身衣一样,穿脱相对不便,每一个动作也都要小心。为了避免更换防护服耽误接诊时间,很多男在进入隔离病区前的一个小时内就不吃不喝了,防护服一穿就是六七个小时,待任务顺利完成,人早已筋疲力尽。聚星jx

  在顾怡明医生的日志当中,有这样一张照片:急诊科男护师罗赟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竖起两根大拇指,因为他刚刚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在隔离病区,为患者进行静脉采血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因为护目镜内满是雾气,罗赟很难靠视力判断患者血管的位置,加之手上戴着三层外科手套,触感也同样受到了限制,进针只能靠直觉和经验,在这种不利条件下,罗赟完成了首例操作,一次进针成功。

  事后,记者向罗赟和其他男询问当时的感受。他们说,在这种情况下,聚星jx“一针见血”往往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越这样想就越会犹豫,反而延误诊疗,男人总要有几分果断和胆识。

«   2020年5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聚星主管